一杯成喜亦成悲
分类:3k娱乐登录 热度:

原标题:一杯成喜亦成悲

□王潇然

唐人的诗是用酒酿成的。在醇酒浸泡的诗句里,风流、风情与风物被熏染成了别样的风景,而其中的一多半又被诗人送给了友情。独饮愁多,群饮乐多,所以他们既离不开美酒,也不能没有酒友。

他们相遇的时候喝酒:“江汉曾为客,相逢每醉还。”只要是有缘相见,就尽情痛饮,不醉不散:“采花香泛泛,坐客醉纷纷。”朋友就是真诚,而酒就是让真见到真,使诚尤为诚的媒介。若是久别重逢,就更别想中途停杯,所以白居易说:“十年分手今同醉,醉未如泥莫道归。”

在他们看来,欢聚之时能快乐一会儿是一会儿,不去管以后分别时的痛苦。由于宦游等原因,使别离成为那个时代的常态,尤其是文人,求仕、戍边、赴任、贬谪等等,更是构成了人生的必经路线图,所以也就有了“相见时难别亦难”的不断上演。

只有盛唐时期,在那种昂扬向上的氛围中,朋友欢聚之时,才有“逢君奏明主,他日共翻飞”和“他日青云去,黄金报主人”的豪迈乐观。它来源于对前途、对生活的信心。在喝醉之时,也不是借酒浇愁,而是以酒助兴,是豪迈乐观的醉。以酒助兴,兴浓意浓,笑声也爽朗。“一生大笑能几回?斗酒相逢须醉倒。”

从戴叔伦的《客夜与故人偶集》可以看到,故人在秋夜月满时,居然能偶集京城长安,真是让人惊喜又感慨的事情。因为相见非易,所以一定得彻夜欢饮。然而有聚就会有散,启明星总要升起。当诗人不愿忍闻晨钟敲响的时候,我们也一样不愿看到他们酒干席尽、人走楼空,而染上“曲终人散空愁暮”的伤感。

在豪饮欢宴之外,两个朋友偶尔小聚一乐,酒既是情调,又更显得温馨:“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”还有那忘年之交的朋友,他们醉后尚能再返童真,有着几分质朴的可爱:“世上谩相识,此翁殊不然。兴来书自圣,醉后语尤颠。白发老闲事,青云在目前。床头一壶酒,能更几回眠?”

他乡遇故知,本是人生之一大乐事,但当中浸透着多少的异乡孤寂、人生况味。所以越是情深意长,分别后的思念也就越长:元稹为白居易写下“山水万重书断绝,念君怜我梦相闻。我今因病魂颠倒,唯梦闲人不梦君。”而白居易在思念元稹的时候也写下了“别来未开颜,尘埃满樽杓”的句子。

诗人恋酒,因为酒动真情。朋友的情意,自己的意趣,也都能在酒杯中溶解。虽说都是欢聚,但是不同的时代与不同的人在经历不同的人生境遇后,欢聚时的滋味却也各不相同。世间繁华,随时浮沉,人间真情,柔肠百转,唯有“欢言得所憩,美酒聊共挥”,才能让人获得“我醉君复乐,陶然共忘机”的境界。

离别之时,总有唱不完的骊歌,道不完的珍重,所以饯行的酒并不是谁都能喝下的。李白说:“送尔难为别,衔杯惜未倾。”杜甫甚至一端起酒杯就鼻子发酸:“泪逐劝杯下,愁连吹笛生。”还有郑谷的“灞陵桥上杨花里,酒满芳樽泪满襟。”离情别绪里,酒已没了滋味。

写友情的诗句不若亲情那般深沉,也不若爱情那般缱绻,却自有一种耐人寻味的滋味,可以是“垂死病中惊坐起”的牵挂,也可以是“飞扬跋扈为谁雄”的劝诫,可以是“吾爱孟夫子”的恣意,也可以是“天涯若比邻”的潇洒。然而无论是哪一种诗,大多都写在分离之际或者分隔两地之时,友情与离情总是形影不离,带给我们的也就永远都是“一杯成喜亦成悲”的醉意醺醺。

上一篇:华为MateBook X Pro发布 全球首款全面屏笔记本7988元 下一篇:“精锐教育”登陆纽交所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