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大利亚华裔少年高考近满分 父母做清洁不识英
分类:3k娱乐 热度:

Daniel Hu(中)与父母合照。(澳洲新快网援引《悉尼先驱晨报》图片)

据澳洲新快网报道,13年前,Daniel Hu跟随父母来到澳大利亚。13年后的今天,Daniel Hu在高考中脱颖而出,以99.85分的ATAR成绩,从悉尼男子中学载誉毕业。而他的父母,只是不识英语的中国移民,只是收入微薄的清洁工。这名全年级唯一一名买不起校服的华裔少年,用自己的不懈奋斗改写了自己的人生。

以下是Daniel Hu的自述故事,英文原文刊登于《悉尼先驱晨报》:

我还记得13年前,我坐在学前班(Kindergarten)的教室里,渴望着学习英语字母,渴望着能从1数到100。我以为我会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。

但我很快发现,其他孩子在那个年龄,都能用流利的英语交流,除了我。我仍在挣扎,不知道如何向全班同学介绍自己。

9年前,我收到了精英班(Opportunity Class)分班考试结果,我的成绩还不到200分。我的父母都是中国移民。为了让下一代(我)有机会拥有光明的前程,他们来到澳大利亚。他们没有受过教育,几乎不会说英文。他们是清洁工,我们生活在贫困线以下。

直至今日,我父母的年薪仍低于澳人每年平均收入。

7年前,我收到精英学校的入学测试结果,发现竟然奇迹般地被悉尼男子中学(Sydney Boys High School)录取,它是一所以培育文体兼备的男生而闻名的学校。我的父母欣喜若狂。我的表现优于大多数来自高产阶级、富裕家庭的同龄人。

如今,我从悉尼男子中学毕业了,在高考(Higher School Certificate,简称HSC)中,我的ATAR成绩达到99.85分。虽然我没有拿到99.90分,有点失望。我要是能凭此获得奖学金就更好了。

不过当我想到自己的出身,我依然对自己所取得的成绩颇为自豪。这一切都是父母的功劳,他们才是真正的成功者。我的父母是世界上最无私、最有爱、最支持我的人。最初,我并不能理解他们的牺牲。我曾经讨厌自己的贫穷,不满由于贫困而遭受的欺凌。在悉尼男子中学,我是唯一一个没有校服外套及毛衫的12年级学生。

尽管我的父亲不认识任何一个英文单词,却在我小学期间,使用汉英辞典辅导我做功课。这些功课,大多数学生只需10分钟即能做完,我却要花上3个小时。

我的父亲白天要做无数份清洁工作,晚上要做我的老师。为了负担我们的生活费,为了让我在澳大利亚接受良好的教育,他身兼数职。高考这年,父亲最终病倒了,住进医院,进行了多次手术。

我明白,无论如何,我都无法回报他们,永远不能。但这不意味着我不打算如此。

因此,我为了高考拼命努力学习,我要让他们以我为荣。在这关键的一年,我不敢有丝毫懈怠,我刻苦学习,竭尽全力学好每一门科。我不是一个聪明的孩子,论聪明或许我都达不到平均水平。但是,这不会让我退缩。

你可以说,高考系统不是对每一个学生有利。你也可以说,ATAR分数并不重要,并不能决定你的命运。

然而,高考对于我,它是我升读大学之路,是我获得稳定工作的途径。凭此,我能确保为我的孩子们争取到更好的教育和生活。

这13年的学校生涯教会我一个重要的道理:成功并不一定属于那些生来聪明或生来富有的人,它也属于勤奋之人。在每一个勤奋的学生身后,都有一对无私奉献、支持他们的父母。

谢谢你们,爸爸妈妈。我爱你们。

本文来源:中国侨网责任编辑:杨卉_NQ4978

上一篇:公安部:1300余万无户口人员落户问题基本解决 下一篇:没有了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